超棒的都市小說 大英公務員笔趣-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東京灣事件分享

大英公務員
小說推薦大英公務員大英公务员
东京湾巡逻计划在一些人眼中毫无价值,派往北越的大多数南越特工人员或者被俘或者被杀,海上的袭击也无关痛痒。
美国海军保护这么一群南越特工,简直是浪费燃料,但是很快五角大楼就会证明这个巡逻计划是有用的,只不过不一定令所有人喜欢。
几艘南越巡逻艇攻击了东京湾的两个北越岛屿,据信岛上有支援向南方渗透的活动。次日清晨, 执行德索托巡逻任务的美国驱逐舰马多克斯号驶抵东京湾距那两个岛屿很远的地方。
下午三点四十分,马多克斯号报告说有几艘快速炮艇向其驶近,几分钟后该舰受到了鱼雷和自动武器的攻击。马多克斯号上无人伤亡,也未受任何损失。
马多克斯号受到攻击是无可置疑的:船员们从甲板上取出了北越炮弹的弹片,把弹片送到五角大楼以证实攻击行动确曾发生。
比起半個世纪之前的缅因号,今天的美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各个方面都是如此,也不需要牺牲一艘战舰来达成目的了。
事件发生时,马多克斯号停泊于公海, 距离北越海岸超过二十五英里,只有理论上海上力量的北越,对全球第一大海军的攻击,是不可容忍的。整个美国沸腾了,美国海军军舰在公海受到攻击,这是对美国尊严的挑衅。
南越大使马克斯威尔·泰勒反对淡化事件的决定。他在深夜致国务院的一封电报中指出,如果我们对无缘无故袭击公海上的美国驱逐舰的行动不予回击,会被人视为“美国害怕与北越人直接对抗的标志”。
整个世界的舆论沸腾了, 英国还抢在美国之前沸腾,英国各大报纸无比震惊, 标题各个耸人听闻, 表达出来了我不懂但我大受震撼的报道理念。
心情舒畅的内阁秘书长, 精神百倍的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心急火燎的回家,以此来表达对女总裁的忠诚。
“今天这么乖呢。”帕梅拉蒙巴顿见到丈夫进来, 拿着遥控器吧电视关上,向着丈夫飘然而至。
“我什么时候不乖了?”艾伦威尔逊抱着妻子的身体,用没人比他更忠诚于妻子的口吻道, “和媒体的良好关系,对你和我的事业都有帮助。”
神醫 毒 妃 楊 十 六
“你觉得一艘驱逐舰连个伤员都没有,值得引起一场大规模战争?”帕梅拉蒙巴顿按照丈夫的话去运作,不代表她就同意男人的观点。
“分对谁。对美国就不一定。他们不是世界霸主么?”艾伦威尔逊握着妻子的手一起坐下,喜不自胜的道,“美国人有事做,对包括英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那你准备怎么办?”帕梅拉蒙巴顿皱着眉头询问,南越的距离和马来亚很近,她真不愿意丈夫口中的情况这么发展。
“当然是呼吁和平。我们要强调欧洲的重要性,劝说美国不要轻启战端。”艾伦威尔逊一副和平主义者的口吻,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就是世界霸主的威严么,其实只要底线足够灵活,这也不是特别重要。”
越是不想做什么,越是要不断强调要这么做,很基本的道理, 英国的劝说有用么?那当然是根本没用的,朝鲜战争英国刚开始也劝了, 美国还是义无反顾的杀进了朝鲜半岛,我大英此时维护和平的努力,作用上无限相当于浑拓大圣的效果。
东京湾事件似乎是提前了一些,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美国航空母舰被北越炸沉,如果要是被影响到了就太可惜了。毕竟是战后唯一被击沉的航空母舰,艾伦威尔逊还是希望这一项桂冠,能够被勤劳勇敢的越南人民得到。
英国驻美国大使阿姆斯特朗,就在实践着国内的指示,挽救和平竭尽全力,找到美国国务卿迪安·腊斯克,阐述英国对此事的看法。英国的官方态度和朝鲜战争一样,认为北越不值得大动干戈。
“尊敬的国务卿,战争终究是可怕的。英国对局势的发展感到忧虑。”阿姆斯特朗毫无隐瞒的表达了英国的担心。
“大使先生,我也非常理解你以及英国对此事的担忧,但是我无法承诺什么。”迪安·腊斯克是一个很亲民的人,在这种时候都抽出时间接待了英国大使,但这种亲民不能改变什么,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美国军舰没有受到损伤,连一个伤者都没有。其实可以认为是一次擦枪走火。”阿姆斯特朗还在履行着使命,这个使命就是让美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这一次的袭击当成是没发生过。
这个意思是就算是袭击是真的,美国方面也没有损失。这种看法非常的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连美国舆论都知道了美国军舰在公海被袭击。
迪安·腊斯克怎么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今年是大选年,现在是两党选举的时间,如果美国一声不吭,会被共和党抓住机会做文章。不要说美国国内了,现在连英国人都知道了这件事,美国大事化小?
五角大楼声称,马多克斯号发出电报说,来自一些身份不明的船只的进攻似乎已迫在眉睫。马多克斯号的情报来自国家安全局极为机密的报告,该局截获了北越的各种命令。一小时后,马多克斯号发出电报说已与三艘身份不明的船只建立了雷达接触。
乌云和暴风使夜色更浓,能见度极差。此后数小时内,东京湾一直处在混乱之中。
马多克斯号和特纳·乔伊号报告说遇到了二十多枚鱼雷的攻击,他们看到了鱼雷的尾流,敌舰后舱的灯光,手电筒的亮光和自动武器开火的情景,还收到了雷达和声纳波。
Because of Tsugu_短篇
此时的五角大楼正在热烈讨论,怎么给予蔑视美国威严的北越迎头痛击,阿姆斯特朗失望的告别了迪安·腊斯克,回到大使馆告知伦敦,美国人的好战性让劝说充满荆棘。
“那真是太可惜了。”内阁秘书办公室,艾伦威尔逊歪着头夹着话筒,喜形于色道,“我们还是不能放弃挽救和平的努力,迪克逊,待我向阿姆斯特朗大使表达慰问和感谢,他已经做到了能够做到的一切。”
放下话筒,艾伦威尔逊站起来绕着办公桌转了一圈,点燃雪茄吸了一口,韵味悠长。